导航

我和熟女老师的故事 疯狂的一夜

发表时间:2021-06-02 栏目: 两性知识

他征服了师母,老师却攻陷了他的女友

夏荷纯不仅美丽知性,而且清纯淡雅。端木传清与她恋爱一年了,他们最亲密的行为只是亲吻。

他们一起考上了真教授的研究生。

我和熟女老师的故事  疯狂的一夜

真教授在哲学界很有名气,想拜在他门下的人特别多。

读研不久,教授对端木说:“传清,听说你钢琴弹得不错,你师母最近学音乐,你有空指点她”

端木看到秋思雅,恍惚见到了夏荷纯。一个如荷,一个如莲。不一样的,女友开朗,老师夫人有点淡淡的忧郁。

端木时不时来教授家指点师母弹琴。两个人很快熟了。秋思雅也是真敢授的弟子,四十不到。

“又叫师母!说了多少回了。”秋思雅有点生气,“我老了吗?”

“思雅姐。”端木纠正道,“你与我在一起,别人还以为你是我学妹呢。”

秋思雅不显老,不知情的人可能认为她三十左右。

我和熟女老师的故事  疯狂的一夜

秋思雅嗔道:“贫嘴,对了,最近播放一部电影《情债》,有空吗?我请你,谢谢你的辛勤指导。”

“可以。”

真教授带另一组研究生到外地调研一个月,其中有他的女友,才去没几天。

影片讲述一个女人与两个男情感纠缠,故事凄美恶心。

不知什么时候,两个人的手握在了一起,直到影片结束。

端木与秋思雅就这样开始了。

端木在秋思雅这儿尝到了不一样的激情。他们如同中了毒,有点难分难舍。她佩了一把钥匙给他。

尝到甜头的端木,与女友亲热时,总想更进一步。

“别,等到结婚。”夏荷纯总这样说。

端木有点羞愧与感动。几回后,不再强求女友。他从没看过女友的身体,坚信女友的清白留到神圣的一刻。

我和熟女老师的故事  疯狂的一夜

可不久之后,端木终于见到了夏荷纯的身体。

那是一个黄昏,端木比约定时间早一小时来到情人家,想给情人一个惊喜。他小心地打开门,蹑手蹑脚地刚进房间,就听到卧室男女欢爱的声音。

“难道教授没出差?”他有点纳闷,“出差前与夫人温存,好像不是情人的声音。”

端木透过门缝看到一个干瘪的身体与一个年青的身体,年青的身体散发妖艳活力,两个人很投入。他恨不得与教授换个位置。

他正想悄悄离开时,此时教授与女人换了个位置,端木看清女子的脸,震惊得忘了愤怒。

原来是夏荷纯。一个坚持把第一次留给新婚的人,居然上了老师的床。

端木静静地退出房间。

我和熟女老师的故事  疯狂的一夜

他有点恍惚。

他用青春征服了师母。教授用什么攻陷了女友?

他不知,谁败了,谁胜了?

我知道我很禽兽,老师对我恩重如山,我却给他戴了绿帽子。我对不起老师的事情要从一年前我和师母疯狂的一夜说起,那是我也没想到的意外。

我和熟女老师的故事  疯狂的一夜

我叫扬程,在老师手下学画画,老师是个很有名的画家。只不过性格很怪,脾气也很暴躁,如果没办法画出满意的画,会整天整夜把自己关在画室里。他的性格里有点暴力倾向,经常会对手下的学生和家人打骂的很厉害。

我是唯一一个被老师关照,并且住进他家里的学生,也被老师赋予很大的期望。

那天雨很大,巨大的雨声扰乱了老师的思绪。我在楼上洗澡,忽然听到很大的响声,衣服都没穿好,就冲了下去。

老师喝醉了,按着师母的头往水缸里泡,我连忙冲上去阻止。他却连我一起骂,我不能还手,只是把师母紧紧地抱在怀里保护她。

她吓坏了,这是老师第一次差点弄死师母,平时只是往她身上丢东西。

师母以前是个模特,身材非常好,因为倾慕老师的才华,嫁给了老师。我记得以前他们很恩爱,可是后来老师出了车祸以后,关系就开始变差了。

浑身湿漉漉的师母在我怀中瑟瑟发抖,她紧紧抱着我,很害怕被老师扯出去又打一顿。我非常怜惜师母,打从心底里觉得可惜,老师有这么漂亮的老婆竟然不知道珍惜。

喝醉以后的老师很快就睡着了,他常常酗酒,睡下了不到第二天下午不会起床。我去找了药酒,敲开了老师和师母的房门。

师母换了一身睡衣,房间里昏橘色的光很暧昧,我看到师母的睡衣领口开得很低。饱满的胸口有一朵漂亮妖艳的玫瑰花,勾引着我的目光。

一瞬间,我有些口干舌燥。

师母的年纪只比我大八九岁,正是美艳如花的年华,我的眼睛不自在的到处看。师母脸上的表情不太看得清,只感觉她好像盯着我看了一会儿。

我本来想离开,师母叫住了我:“阿程你进来一下,帮我给你老师擦擦身体。”

没有多想,以前也是师母让我帮老师擦身体。

我熟门熟路打了水,师母这次竟然把老师的衣服都脱光了!我震惊的看到了老师两腿间受伤的物件,一个丑陋的缝合伤口非常清楚。

一瞬间,我好像明白了很多东西。为什么老师的脾气越来越怪,为什么老师不准师母交异性朋友。因为老师他根本就没有了男人该有的功能,却还是师母给他戴绿帽子!

我的脑子里嗡嗡直响。

这时候,一具柔软带着滚烫体温的身体抱住了我。我知道那是谁,是对我很好,很漂亮,声音好听的师母!她拉开了自己的睡衣,包裹着我,我能清晰感受到她除了穿着一条蕾丝内裤,什么也没穿!

我迟疑了一秒,才推开师母。

不!我不能这样做,老师教了我那么多东西,我不能做出对不起老师的事!

可是我的脑子里又有另外一个声音,扑倒她,填满她,满足她才能让她安分守己,就算不是你,长期守活寡的师母也会给老师戴其他绿帽子!

师母用好听的声音诱惑着我,苦苦哀求我。

她说她快崩溃了,每夜都很寂寞,每天都很空虚。老师不是个男人,不能满足她,就让他教的学生来。

事实证明,男人一旦精虫上脑,真的什么都会不管不顾。我现在也不知道当时是哪里来的勇气,我的老师只是喝醉了睡在床上。我竟然和他的老婆,我的师母跪在地毯上疯狂苟合。我数不清到底有多少次,但是那是我住进老师家里,第一次看到师母灿烂满足的笑,她开心得流下了泪水。

经历了我和师母疯狂的一夜后,直至今日,我依然还在和师母进行了秘密且不伦的关系,老师仿佛认命了,又或许是这一年看师母对他如故的好,不再打骂师母。只是经常呆在画室,一呆就是一个周、半个月。

猜你喜欢

上一篇

下一篇

Copyright ©蓝灵育儿网www.dgmmbb.com